她撑着酸痛的身体从床上爬起来,看到他赤果的之后,脸颊又不自觉爬上红晕…

她撑着酸痛的身体从床上爬起来

1 他的初恋醒了

一番酣畅淋漓的情事之后,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苏语兮脸颊微红,眸中波光流转,似乎还沉溺在裴慕白的热情和温柔里无法自拔,屋内的旖旎气息久久不散。

缓了一会儿之后,她撑着酸痛的身体从床上爬起来,捡起地上两人交织在一起的衣物,脸颊又不自觉爬上红晕。

即便他们之间已经有过无数次的亲密接触,苏语兮每次都会脸红心跳。

身体很酸很疼,但她是快乐的。

至少在床上的时候,裴慕白是爱她的。

苏语兮穿好睡裙,打开窗户,换掉床上的床单被套。

裴慕白有洁癖,每次做完之后,都要换上新的。

做完这些之后,裴慕白也洗完澡出来了,俊美无俦的脸,轮廓更加分明。

裴慕白模样极好,身材也棒,又体贴又温柔,跟那些自以为是的霸道总裁很不一样。

苏语兮也准备去洗洗,身上都是裴慕白的味道。

“语兮,我们离婚吧。”男人看着她羞红的小脸,她纯洁得像一张白纸,是他给她的世界抹了黑。

“你说什么?离婚?”苏语兮以为自己听说了,愣愣地望着他,一张小脸惨白惨白。

“嗯、离婚。”裴慕白重复了一遍。

“是因为、方诗雨吗?”苏语兮失神地望着他,像是在问他,又像是在问自己。

裴慕白没有说话。

良久之后,苏语兮缓缓点头:“好。”

转头走进洗漱间,眼眶便湿了。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一大早就去菜市场买了菜,中午就开始准备,晚上做了一大桌子菜,等着裴慕白回来。

她从傍晚六点,一直等到深夜十二点,没等到裴慕白,却等到裴慕白的初恋方诗雨发给她的照片。

照片里的方诗雨,依偎在裴慕白身边,笑得一脸甜蜜。

方诗雨醒了,她也该让位了。

苏语兮走进浴室简单冲了个澡,花洒里的水冲刷在脸上,分不清是水还是眼泪。

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却还是忍不住有些伤心难过。

嫁给裴慕白两年,他对她宠爱有加,她一度以为,裴慕白是爱她的,没想到都是假象。

这两年,她仿佛生活在天堂,可是天突然塌了……

苏语兮难过得不知道怎么呼吸。

“语兮,不要洗太久,身体会脱水。”裴慕白敲响了浴室的门。

“好。”

苏语兮关上淋浴,穿上睡衣出来,裴慕白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准备出门。穿上西装的他,是那样高不可攀。

明明裴慕白就站在她面前,她却觉得他那样遥远。

他们原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诗雨现在需要我,你先睡,我今晚应该不会回来了。”

“嗯。”

裴慕白离开了,偌大的卧室里,变得空荡荡的。

身体太疼了、心也好疼,苏语兮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等她迷迷糊糊睡着,天已经快亮了。

生物钟让她早上六点准时醒来,她头痛欲裂,身体也仿佛被碾压过一般。

不能再睡了,她必须马上去药店买药。

昨天晚上裴慕白没有做保护措施,都要离婚了,自然也不能留下意外。

苏语兮收拾好下楼,见楼下佣人正在搬东西,都是女人用的东西。

家里要来客人?

2 赶她走

没过一会儿,佣人推着轮椅进来了,轮椅上坐着一位娇滴滴的美人,正是裴慕白的初恋方诗雨。

两年前,方诗雨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医生说她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裴慕白为了她,请了不知道多少名医,花了不知道多少心血,她终于醒了。

他们还没离婚呢,裴慕白就迫不及待将方诗雨带回家,想要逼她让位的心思异常明显。

苏语兮的心,又开始抽抽地疼了起来。

“语兮,好久不见,这两年辛苦你了,我不能做的事,都让你代劳了。慕白他,没有虐待你吧?”娇滴滴的声音,仿佛能掐出水来。

“没有,慕白对我很好。”裴慕白的确很好,温柔细心超过了任何一个男人,他唯一的不好就是不爱她。

方诗雨温柔漂亮,还是大家闺秀,她才是有资格和裴慕白并肩的人。

“语兮,让你受委屈了,我现在醒了了,以后的事情就不麻烦你了。你什么时候搬走,我让管家送你。”

方诗雨虽然坐在轮椅上,但是气场比苏语兮还要强,俨然一副女主人姿态。

两人正说着话,裴慕白也从外面进来了,手上还拿着方诗雨的外套。

“你们在说什么?”

“没说什么,慕白哥哥,我跟语兮叙旧呢。两年不见,语兮比以前更漂亮了,好羡慕哦,我都快比不上语兮了。”

裴慕白对她宠溺一笑,转过头来对苏语兮道:“语兮,家里有客人,你去做早餐吧,诗雨喜欢吃鱼肉粥,刚好这个你擅长。”

连方诗雨的喜好都这么清楚,果然是真爱。

都要离婚了,最后再给他做一次早餐吧。

苏语兮在厨房做着早餐,方诗雨和裴慕白在客厅里说说笑笑,看上去十分恩爱。

苏语兮的心,仿佛被刀割一般。

砧板上的鱼肉腥味很重,她胃里一阵恶心,蹲在垃圾桶旁干呕起来。

裴慕白和方诗雨说着话,并没有注意到厨房这边。

苏语兮失神地处理着砧板上的鱼肉,一不小心切到了手。

“啊!”苏语兮尖叫一声,菜刀咣当一声掉在灶台上。

“语兮,你怎么了?”裴慕白奔进来,见她的手指上正在冒血。

“怎么这么不小心?”裴慕白抓住她的小手给她冲洗伤口。

苏语兮下意识地抽回自己的手,都要离婚了,这些暧昧的举动比较好是不要有,省得方诗雨多心。

“裴先生,明天是周一,民政局上班,我们去把离婚手续办一下吧。”

裴慕白愣了一下,道:“周一我要出差,等我回来再说吧。你的手受伤了,先去包扎一下吧,早餐也不用再做了,我让张妈来做。”

“好。”

“诗雨腿脚不方便,她要搬过来住一段时间,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就搬到锦园那边去住。”

“不用了,我回我爸妈家住!”苏语兮心痛得无以复加,想赶她走,也不用找这种借口,她自己会走的!

本来就决定今天搬走的!

“你就这样搬回去,你爸妈他们不会担心?”

“你以为我们离婚,他们就不担心了吗?”苏语兮捂住自己的心口,那种恶心和不适,在她胃里翻滚。

这几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是恶心想吐,什么也吃不下,脾气还很差。


》》》【继续看:3 怀孕了】《《《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无需注册阅读体验更好

白月光醒后老公要离婚小说全文阅读

请你为她撑着酸痛的身体从床上爬起来,看到他赤果的之后,脸颊又不自觉爬上红晕…这篇文章点个赞吧(*^▽^*)

文章版权声明
  • 本网站名称:次元小屋
  • 本站永久网址:https://www.costhisfox.com
  • 本网站的文章部分内容可能来源于网络,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处理。
  • 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本站一律禁止以任何方式发布或转载任何违法的相关信息,访客发现请向站长举报
  •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本站,多多评论,让小站热闹起来!!Thanks♪(・ω・)ノ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