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被废后还被家族驱逐,却另获机缘取得大成,族长提鞋都不配!

丹田被废后还被家族驱逐的小说

1 丹田被废

苍茫大陆,天云国。

青城,李家刑罚殿。

黑压压的李家子弟围在刑罚殿四周,目光皆是看向了场中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年。

只见石柱上四根铁索穿过少年的琵琶骨和双腿,鲜血更是将雪白的衣衫染红。少年虽然脸色极为惨白,但却如剑锋一般站的笔直。

“听说李玄擅闯祖祠并且打伤了守值的李显,那可是主脉的子弟,这李玄可是闯下大祸了。”

“那李显乃是大长老的嫡孙,李玄这小子居然也敢下手。”

“……”

众人议论纷纷,皆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李家除了主脉还有五支旁脉,自从八岁开始李玄便逐渐崭露头角。

而在八岁之前,因为李玄自幼父母双亡没少被人欺负。但随着李玄武道修为日益见长同辈欺负过李玄的人,全部都被李玄暴揍过。眼下看到李玄被擒住受罚,众人自然无比解气。

“李玄,旁脉三代弟子。日前盗取家族重宝被发现后竟将我族主脉三代弟子打成重伤。经长老会商议,即日起废除武道修为,以儆效尤!”

片刻之后,一名老者出现走到场中目光阴冷的看了一眼少年随后朗声说道。来人乃是李家大长老,李文天。

“呵,那本是我父母的遗物,何时又成了家族的重宝?”李玄闻言轻笑了一声,眼中满是失望之色。

“李玄,你可认罚?”李文天闻声微皱眉头喝道。

“我若不认,难道你就不出手了?”李玄冷笑道。

“冥顽不灵!”见李玄丝毫没有求饶的语气,李文天眉毛一挑身上气息猛的一震,四根铁索瞬间动荡起来。刹那之间,李玄琵琶骨上再度殷红起来。

“住手!”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从远传来。数息之间,一道倩影由远到近快速到来。

“夭儿……”看着来人,李玄眼中闪过一丝温柔。而李文天见状却是微皱了下眉头,随后朝前一步拦住了来人。

“李夭?你来此作甚。”李文天见状微微皱眉,李夭三日前被苍云宗选中。眼下应该在接引台等待苍云宗来人接走,却没想到居然跑了回来。

李夭没有理会李文天,目光直接看向了李玄。在看到李玄琵琶骨和双腿都被铁索穿透时,李夭脸上的寒意越发浓郁,“大长老,玄哥只不过是去拿回自己父母的遗物,难道这也违背了族规?”

“李夭,论辈分你还不够资格来质问老夫。即便你已经被选为苍云宗弟子,但不要忘记了你是我李家人的身份。眼下族内对他已经做出了判决,老夫只是按照规矩办事。”李文天说完看了一眼李玄,随后大手一挥一股灵光瞬间射向了李玄丹田。

轰!

“住手!”李夭见状震怒,但已为时已晚。李玄苍白的脸上青筋显现,随后闷哼了一声之后直接昏死了过去。而那四根铁索,随着李文天出手之后也齐齐消失不见。

“来人,将此子丢入寒冰池,直到说出东西藏在何处为止。”李文天看了一眼李夭,随后背手转身离去。

“玄哥!”李夭一脸愤怒的看了一眼李文天离去的背影,随后急忙将李玄搀扶了起来。

“李夭小姐,还请见谅。”两名仆人上前低声说道,随后一左一右架起李玄朝着寒冰池走去。

“玄哥,我一定救你出来!”看着李玄被带走,李夭神色冰冷无比。家族里唯一对自己好的哥哥如今成了这般模样,李夭心如刀割。

李夭还记得幼时自己怕黑,李玄就去抓了许多许多萤火虫放在自己的房间里。自己怕冷,李玄每次都是把床暖好自己才叫自己上床入睡。类似的事情还有许多许多,包括小时候被同龄的人欺负李玄护住自己硬生生抗下了七八个人的殴打。

“玄哥,坚持住!”李夭低声自语,随后转身朝着殿外走去。

“这李玄怕是要废了啊,寒冰池那种地方就算是没有受伤进去也得脱成皮,那李玄如今这个状态怕是坚持不了多久呢。”

“谁叫李玄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了大长老的嫡孙。依我看啊,这李玄八成是没办法活着出来了。就算出来,恐怕也只能是一个废人了。”

“……”

李夭离去后,众人顿时纷纷议论了起来。

李家后山,寒冰池。

嘶。

冰冷刺骨的寒气袭入,昏迷之中的李玄被冻得苏醒了过来。虽然此地极为冰寒,不过李玄却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势也得到了遏制。至少疼痛感减缓,不会如同之前那般动一下都疼痛难耐。

“该死的老匹夫,居然连我的丹田也都摧毁!”李玄查看了一下身体,双眼顿时冒火起来。

丹田乃是武道根本,若是丹田还在李玄依然能够重新崛起。而眼下丹田被毁李玄此生只能修炼肉身到达胎息境巅峰,而灵师门槛初灵境李玄再也无法触及。

要知道李玄之前就已经抵达胎息境初级,一旦到达圆满便能觉醒灵根迈入初灵境成为灵师。李文天此举,无疑将李玄的前途亲手摧毁。

苍茫大陆上,灵师为尊。唯有将肉身修炼至胎息境,方算奠基了基础。即便修炼到了胎息境,成为灵师也并非绝对。唯有觉醒体内灵根,吸纳天地灵气为己用才能迈入灵师一途。

而灵师修炼级别分为肉身境,凡胎境,胎息境,初灵境,灵魄境,武王境,武皇境,武神境。虽说胎息境级别的武者在天云大陆参军能混的一个不错的职位,但其一生也仅仅如此。

“李玄,没想到吧,你也有今天。”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李玄闻声抬眼看去,来人正是李显。看其样子,显然已经被治好了。

“怎么,现在有底气面对我了?”李玄闻言嗤笑了一声,丝毫没有将李显放在眼里。李显看起来完好如初,显然是大长老为其服用了灵药。

“我特么就看不惯你这副嘴脸!”李显见状上前一拳轰出,李玄的身躯飞起随后重重落下。本就伤势极重的李玄,一口鲜血顿时喷了出来。

“少爷,大长老吩咐不能闹出人命。”看到李玄吐血,在李显身后的一名老者顿时上前低声说道。

李显闻言撇了撇嘴,随后上前直接踩在了李玄左手手背上俯身轻声道:“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的父母当年便是我爷爷派出去的。而且你父母的求救讯号,也是我爷爷拦下来的。要怪就怪你父母和你之前一样太过强势,若是还活着我们这一脉如何出头?怎么样,是否很气?哈哈哈哈……”

“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们都还回来!”李玄闻言瞳孔猛地一缩,双眼之中的怒火实质一般。从小到大李玄只知道父母是因为家族争斗而死,却没想到其中居然还有如此隐情。

“还回来?等你有命活着离开这里吧。”李显闻言冷笑了一声,随后哆嗦了一下。这个地方,着实太冷。以李显眼下这武道修为都感觉如此,李玄哪里还能够活下去。

就算李玄能够活着出来,没有了丹田有何资本来报仇?

2 黄衫女子

李显早就从爷爷那里了解到了李玄丹田废了的事情,否则又怎会来这寒冰池。看着地上如同死狗一样的李玄,李显顿感索然无味随后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李文天,李显,此仇不报我李玄誓不为人!”随着李显离去李玄挣扎着盘坐了起来,看着李显离去的方向李玄暗暗发誓低语道。突然李玄像是想到了什么目光随即看向了大拇指上那枚黑戒,“对了,这个戒指……”

昨日李玄进入祖祠找到父母的遗物之后,除了一些染血的衣袍外还有一个盒子。不过当李玄试图打开时,盒子却发出一道黑光随后化作一枚黑戒套在了李玄手上。是以李文天等人搜遍了李玄全身也没有找到那个盒子,毕竟那盒子已经化作了戒指戴在了李玄手上。

"不管如何,这都是我父母留下的唯一遗物!"李玄眼神坚定,双手也紧紧握了起来。李玄双手本就有伤,此刻握拳伤口也随之裂口,鲜血渗出瞬间蔓延到了黑戒上。

李玄没有发现,自己的血液在蔓延到黑戒上后顿时被吸收,随后一股灼伤感袭来,李玄顿时低头一看。而在李玄低头的瞬间,大拇指上的黑戒突然化作一道黑光没入他的眉间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李玄的身影也凭空消失。当李玄再次出现时,已在一片无尽黑暗之中。

而在李玄身前,有着一座巨大的石棺。站在这石棺前方,李玄如同大象前的一只蚂蚁。

只见石棺之上刻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这些符文此刻金光闪闪犹如活物一般蠕动。更加诡异的是,在石棺上方插着一柄金色的巨剑。李玄目光望去,这柄巨剑似乎有一半插入到了石棺之中。

这人都死了还要补上一剑?李玄压下内心的震撼,随后目光一动看向了左侧缓缓出现的一座石碑。

“吾有三剑,过去,现在,未来。诸天神魔,谁能接吾一剑?吾曾无敌于世间,高处不胜寒。没有对手的日子,太过寂寥。吾之一生都在行走,却没想到遇到了她……”

“吾命中还应有一徒,今留此传承,以待后人。”

石碑上简短的话语,李玄却看得震撼无比。

无敌?

谁能接吾一剑?

李玄摇了摇头,虽然还未曾迈入灵师,但李玄知道灵师之中的强者可是藏龙卧虎。若言无敌,怕是有些狂妄。不过眼前此人的实力,想来也定是不弱。毕竟这般手段,李玄可从未听闻过。

“这石棺……”李玄试着走了一下,结果发现自己居然如履平地。当走近石棺时,李玄这才发现石棺下方居然有着一道石门。

进还是不进?李玄皱起眉头迟疑了起来。李玄知道,眼前的这一切或许是自己的一个机遇。当然,危险必定存在。

数息之后,李玄还是选取推开石门走了进去。如今自己的状态已是如此,哪里还有什么可以畏惧的。而且就此离去,李玄也有些心有不甘。

这居然棺內有棺?

当李玄推开石门走入后顿时发现眼前再次出现了一座石棺,当然大小完全不足外面看到石棺大小的百分之一。而且石棺上,同样插着一柄金剑。石棺四周,似是无尽深渊一般漆黑无比。

嘎吱。

就在这时,一道轻微的声音突然引起了李玄的注意。随后李玄瞳孔猛地一缩,眼前的石棺盖子,动了!

不过当石棺盖子刚刚移动到一寸距离时,其上的金剑突然亮起。只见石棺一震,盖子也随即停了下来。

“小兄弟,你能帮我一个忙将这金剑拔掉吗?若你帮忙,本尊承诺替你修补你的丹田!”石棺盖子刚一停下,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从棺內传了出来。李玄闻声一愣,里面居然有活人?

等等,能够修补我的丹田?

李玄咽了口口水,眼中意动之色十分明显。

“小兄弟,灵师可是需要丹田才能用灵根吸纳天地灵气为已用。你放心,本尊说话算数必定给你一个完整的丹田!”见李玄没有动手,棺內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过比起之前,这道声音明显急促了几分。

“前辈,只是拔掉这金剑就可以了吗?”李玄虽然心中有些担心,但最终还是决定一试。毕竟自己眼下最大的困境,便是这丹田被废。

“对,只要你拔掉金剑即可。”石棺传出声音。

“好,希望前辈能够信守承诺。”李玄闻言抱拳道,随后目光一动朝着金剑走了过去。

“你若拔了此剑,你就死了。” 

正当李玄准备拔剑时,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李玄闻声一滞,随后目光直接朝着声源方向看去。下一瞬,李玄顿时震惊起来。只见一名穿着黄衫衣袍的女子缓步走来,神色极为高冷。

这石棺内,居然还有活人?!

李玄警惕的看着黄衫女子,身子微躬已然做好了防御。

“现在倒是警惕了,先前怎么那么笨?”似乎察觉到了李玄的动作,黄衫女子嘴角微扬继续开口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而且我要是对你有恶意,你根本挡不住。”

李玄闻言苦笑了一声,随后抱拳施了一礼道:“晚辈李玄见过前辈。”

“你也姓李?倒是本家了。”黄衫女子闻言看了一眼李玄,随后盯着石棺道:“伊沁,你想出来?”

“不想了。”石棺沉默,在数息之后声音传了出来。

“你若是想出来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得他自愿放你出来。”黄衫女子微微一笑随后看向李玄道:“那剑是镇守她的,你若是拔了以你现在的实力只怕顷刻间就会被反噬而死。即便你侥幸能活着,只怕她也不会放过你。”

也不知是对李玄说还是石棺内的伊沁,黄衫女子再度开口道:“被镇压了上万年的存在,想必也不会存着什么男女之躯的念头就会夺舍吧。”

“他是这数万年来第一个进入到这里面的活人。”伊沁回应道。

“可你也应该知道,他是主人选中的人。”黄衫女子微微一笑,随后冲着李玄招了招手道:“跟我来吧,有什么疑问一会再说。”

“说吧,有什么想法。”跟着黄衫女子走了数步之后,黄衫女子停下转身看着李玄微笑着说道。

“前辈,此地是何地?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玄转头看了一眼心头巨骇,仅是几步的距离刚刚那石棺居然已经消失不见。在听到黄衫女子的话后,李玄沉吟了片刻随即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此地,你可以称之为镇狱。在这里面,镇压着诸天神魔。唔,再透露你一点,在这里面的存在曾经都是一方霸主,刚刚那个只是这里面实力最弱的一个。另外镇狱共有九层,这是第一层。每一层都是独立的空间,越往上镇压的那些存在实力也就越强。即便是我,第二层的那些我就打不过。”

黄衫女子闻言开口道,随后盯着李玄道:“至于你为何能够进来,刚刚我也说过了你是主人选中的人。至少这数万年来,还从未有人进来过此地。”

“前辈,您说的主人是谁? ”李玄闻言皱眉道,心中已然波涛汹涌。镇狱,这居然还只是第一层。按照眼前黄衫女子的说话,类似于这样的地方岂不是还有着八个!那这里面镇压的强者到底有多少,李玄此刻也有些不淡然了。

“主人的名讳眼下我还不能告诉你,当你完全得到主人传承时自然也会知晓。不过你这丹田似乎已经被废了?”黄衫女子闻言摇了摇头,随后目光看了一眼李玄丹田说道。

李玄闻言苦笑着点了点头,自己居然连传承者的名字都无法知道。

“丹田被毁,怕是无法成为灵师了。我好像记得主人当初的一具分身倒是试着去走了一下灵师,其威力倒是强得很。”黄衫女子露出一丝可惜的神色说道。

李玄闻言苦笑着点了点头:“没有丹田,这一辈子恐怕也就这样了。”

“嗯,没有丹田的话灵师这条路的确是不行了。”黄衫女子闻言点头道。

李玄闻言一愣,随即眼中一亮看向了黄衫女子拱手道:“前辈,难道除了灵师之外还有别的路可以走吗?”


》》》【继续看:3 剑成丹田】《《《

请你为丹田被废后还被家族驱逐,却另获机缘取得大成,族长提鞋都不配!这篇文章点个赞吧(*^▽^*)

文章版权声明
  • 本网站名称:次元小屋
  • 本站永久网址:https://www.costhisfox.com
  • 本网站的文章部分内容可能来源于网络,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处理。
  • 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本站一律禁止以任何方式发布或转载任何违法的相关信息,访客发现请向站长举报
  •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本站,多多评论,让小站热闹起来!!Thanks♪(・ω・)ノ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