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贵中含金比较高的亿万继承人竟是个小舔狗,婚后没有一个晚上是老实的...

豪门权贵中含金比较高的亿万继承人竟是个小舔狗,婚后没有一个晚上是老实的...

········

1 :占便宜没够

········

林素语双手被反绑着扔在地毯上。

她喝了很多酒,又被人像拎小鸡似的铃到这个房间关了起来,此时已经陷入半疯癫的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门开了。

一个肩宽腿长,气质极好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有着一张清俊英挺的脸,如画的眉眼如同浸润在一片寒凉寂寂的冰川中, 浑身散发着禁欲系的冷感。

他踱步到林素语面前,垂眸冷睨了她一眼。

这就是顾川偷养的小情人?

借酒装疯闯入宴会厅闹事,差点坏了他妹妹的订婚宴。

“呜呜呜~~~~”

脚步声的靠近,让地上的林素语又开始狂躁起来,她扭动着身体,额头不小心撞到了男人的鞋尖上。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委屈的呜咽起来。

赵澜尊用鞋尖顶开她的脑袋。

林素语哭的更加厉害了,还报复性的要咬他的腿。

可嘴巴被胶带封着,又张不开嘴,最后徒劳无功的在他腿上各种蹭,把眼泪鼻涕都蹭在他的皮鞋上。

赵澜尊:“……”

他面色沉静的看了眼窗外黑漆漆的夜,考虑着要不要把人扔下去。

片刻后。

林素语被裹的像个木乃伊似的扔在了沙发上,连头也一并蒙上了。

哭声立刻变的微弱而遥远了。

赵澜尊不再管她,站在落地窗前接了一个电话,随后去了里头的浴室洗澡。

快要洗完的时候,淋浴房的玻璃门突然被拉开。

他冷着脸回头,便看到一张被长发挡的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女鬼”,那怨毒的眼神,活像是来找他索命的。

水雾弥漫,气氛诡异。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林“女鬼”开口。

“……滚出去!”

赵澜尊雷霆震怒。

这酒疯子什么时候挣脱绳子的?

无情的驱赶愈发刺激到了发疯状态下的林素语,她沉默而凶狠的瞪着他,在他伸手去拿浴巾的时候,冷不丁扑了上去。

浴巾掉在地上。

而她的脸压在了他的胸口上。

赵澜尊瞳孔震动。

他从后扣住她的脖子,将她的脑袋扯开,“我的便宜你都敢占,你是不想活了!”

酒疯子哪是这么容易就屈服的,她随即勾住他的脖子,跳到他身上,双腿缠住他腰上,把他缠了个结结实实,嘴里还嚷着,“今天谁都别想活,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话音落,她就蛮横的强吻了他。

带着浓重酒气的柔软唇瓣压在了他的薄唇上,大概是他口中也许些许酒气,啃咬变成吸允。

赵澜尊身体僵硬,脸色变的极度难看。

他就没遇到过这么嚣张,占便宜没够的女人。

他捏着她的脸颊,把她摁在的花洒下,“是个男人就想上?顾川知道你这么放荡吗?”

飞溅的水流洗净了她脸上的污浊,露出了那张幼态纯欲的脸,一双狐狸眸,迷离中透着无限诱惑。

难怪顾川不惜得罪赵家,也要藏着。

赵澜尊指尖揉过她光滑的玉肌,本就被她撩拨的有些紊乱的呼吸,变的愈发浓稠了。

原本上一个送上门漂亮骚货,上了也就上了。

可惜,她是顾川的女人。

在欲望失控前,他抬手,毫无犹豫的一掌劈晕了她。

*******

次日清晨。

林素语在沙发上醒来。

她脑袋空空,浑身酸痛的像是被人打了一顿似的。

她扶着躺椅靠背,艰难的撑起身。

“醒了?”

一道冷冽低沉的男人声音传来。

“啊?嗯?”林素语仓促又迷茫的回了几个音节,扭头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靠窗的位置,有个男人在喝咖啡。

他穿一身米白色的休闲服,发型打理的一丝不乱,侧对着她的脸完美的仿佛精细雕刻出来似的。

随意的坐着,贵气便渲染了一室。

“你是?”

“顾川已经订婚了,我劝你不要再胡搅蛮缠。”

“呃……”林素语听糊涂了,“谁是顾川?”

赵澜尊眼底凝着讥诮,漂亮的桃花眼带着寒气朝她瞥来,“别跟我说,你失忆了。”

林素语越发摸不着头脑。

她回忆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

昨晚她有应酬,结束后收到了一条匿名视频,是叶宇成搂着一个女人走进酒店房间的视频。

她气的不行,打车赶来捉奸。

之后酒劲上头,记得的事情都很模糊……但好像她被人绑住了。

“是你把我绑起来的?”

“记忆恢复的挺快。”

“你为什么要抓我?”

“你说呢?”

“我不知道啊!”

赵澜尊面色一沉,把咖啡杯放到面前的桌上,“行了,别再跟我演戏了。”

“什么演戏?你到底在说什么?”林素语也火了。

“你知道顾川要订婚,心有不甘,想借酒装疯搅黄了这场亲事。”

什么跟什么……

林素语听的脑子疼。

“不,不是,你是否搞错人了?我不认识什么顾川。”

“哦,是吗?”赵澜尊挑眉,双臂抱胸往后靠,“可问题是,顾川已经坦白,你是他的情人。”

“……他有毛病吧!谁是他的情人,你把他给我叫来,我要跟他当面对质!”

“看来你还是对他不死心啊。”

“……不是,我就不认识他!”林素语要抓狂了,又迅速冷静下来,“行,行,他说我是他情人,那他知道我叫什么吗?”

“林素语,年龄25,家住天河雅苑。”

“……!!!”

林素语震惊到下巴都要掉了来了。

她的个人信息他是怎么知道,不,不对,是那个顾川怎么知道的?

赵澜尊看她哑口无言,也懒的再跟她浪费口舌,对付这种狡猾又难缠的女人,讲道理是没用的。

他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把人关到西郊农庄。”

林素语惊愕的瞪大眼睛。

……关……关起来!

赵澜尊起身往外走。

“先生,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你不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囚禁我,”林素语有点慌了,看他起身往外走,也忙站起来,“等,等等……”

她伸手去拉他,还没从“醉酒”状态恢复过来的双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手下意识抱住了他的腿。

赵澜尊顿步。

他低头

她抬头。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碰撞出尴尬的火花。

“你就这么喜欢蹭我的腿?”赵澜尊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那语气,那表情,把嫌弃淋漓尽致的写在了脸上。

“……”

林素语脸皮发红。

她恼羞成怒的从地上爬起来,“谁特么稀罕你的破腿,我最后再说一次,我不认识什么顾川新川的。而且就算我认识,你也没权利囚禁我!我现在就走,若敢来找我麻烦,我就报警!”

放完狠话,她就朝着门外走去。

一打开房门。

走廊两边乌压压站着的保镖惊吓到了她。

“绑起来。”

冷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还不等林素语抗议,人就被拖回了房间绑了起来,她吓的大声呼救,“……来人啊……救命啊……还有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绑架……”

“把嘴也封上,太吵。”

“是。”保镖拿出胶带贴在林素语嘴上。

“唔唔唔!!!”

林素语挣扎,又怕又怒的瞪着赵澜尊。

她身上只套了一件酒店浴袍,挣扎间,锁骨跟大腿暴露在空气里,媚色横生,保镖都看直了眼。

赵澜尊把昨天裹她的床单扔到她身上,包的就露出了眼睛跟鼻子,“还是这个造型适合你。”

“……!!!”

你他妈的不是人!!!

林素语是被倒挂着扛进电梯了。

在停车场,她看到远处一男一女正亲昵的搂着往前走,她一眼就认出了那男的是叶宇城。

········

2 :你不会又想绑架我吧

········

而那个女人居然是……秦依依!

林素语的脑子炸成了废墟。

秦依依是她的助理,她的朋友,她最信任的人之一。

怎么会是她……

望着消失在视野中的两人,她眼睛变的煞红。

*********

林素语被带到西郊农庄。

锁在了一栋小洋楼二楼杂物间里。

这一锁就是三天。

饭也不给,水也不给。

她又饿又渴,想要逃出去,小楼四周都有人把守,根本逃不掉。

第三天傍晚。

就在林素语感觉自己要死在这里,撕不了渣男,也打不了小三,什么都做不了而悲从中来的时候,杂物间的门开了。

赵澜尊来了。

杂物间的气味不太好闻,他挥了挥鼻间,走到靠在角落里,奄奄一息的林素语面前。

他半蹲下来,拧开手里的矿泉水,颇为优雅的喝了一口,“想喝吗?”

林素语已经没力气说话了。

心里骂着你去死,眼睛里充满了渴望。

“想喝水,就在这张分手协议书上签字。”

赵澜尊抬手,示意身后的助理苏南把协议书送到林素语面前。

林素语这会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吃力的签下自己名字,又任由那助理抓着她的拇指在上面按手印。

签完了,赵澜尊把水给她。

林素语捧着水,十秒不到就喝光了,可因为喝的太急,她干渴了许久的喉咙被挤伤了,痛的眼泪都出来了。

着实可怜。

“找个医生给她看看。”

“是,我马上去。”苏南退了出去。

赵澜尊起身准备走。

林素语拉住他的裤腿,哑着嗓子吃力的说,“不……不要医生……我……我要……吃饭……”

赵澜尊怔了怔,骤然笑了。

林素语被佣人扶到房间,洗了澡,看了医生,挂了一瓶葡萄糖,才下楼去吃饭。

看到餐桌放了各种美食,她坐下来吃了一口,满足的想哭。

她从来不知道粥能这么香甜,蔬菜能这么美味,她吃的浑然忘我,直接无视坐在她对面的男人。

赵澜尊看她吃的鼓鼓囊囊,但依然紧闭嘴巴不发出声音的模样,想到了某种小动物。

林素语吃饱了。

“我可以走了吗?”

她尽量把语气放平静。

有了之前的惨烈教训,她不打算解释也不打算跟他硬扛,她只想离开这该死的鬼地方!

“不再看看那张协议吗?”赵澜尊疏冷的轻笑,眉宇间有着一抹试探的意味。

“不必了,我保证不会跟那个什么顾川见面了,就算在飞机上不小心碰到,我也会一脚把他踹下飞机,不跟他呆在一个空间里,行了吧。”

“早有这个觉悟,这几天的苦就不用受了。”

你倒是给我机会听我解释相信我说的啊!!!

林素语在心里诅咒了他一万遍。

她深呼吸,忍辱负重道,“你说的对,你说的都对,那我可以走了吗?”

赵澜尊也不在为难她,“可以。”

他吩咐司机把林素语送回家。

林素语赶忙起身,逃难似的往外走,生怕走慢一步他就会反悔把她又关起来。

林素语前脚刚被送走,后脚苏南就进来了,“总裁,我们抓错人了。苏离刚刚打来电话,二小姐带人把顾川跟一个女人抓奸在床了,那女人被二小姐打了个半死,什么都说了,原来订婚宴那天,那女人不敢自己进去搞破坏,就拉了喝的烂醉的林小姐,让她去宴会厅闹事。”

赵澜尊眼神发寒,“于是顾川就将计就计,让林素语给他小情人顶包,他好继续暗度陈仓是吗。”

一晚上的功夫,查到林素语的个人信息并不难。

顾川是吃准了他不会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再去复查。

“备车,我要去顾家。”

“那林素语那边……”没弄清楚,就把人家关了三天,实在是过分了。

“她的事我会处理,你不用管了。”

*******

林素语晚上十点回到家。

一进门,就看到叶宇城跟秦依依在她家客厅里。

她进去的时候,叶宇城甚至还没来得及把裤子拉链拉好。

“小语,你回来啦。”

“这几天你跑哪里去了?电话也打不通,人也没去上班,我都急死了。”

两人焦急的跑到林素语面前。

看着他们虚情假意的嘴脸,林素语恶心的仿佛吞了苍蝇。

但她没有揭穿。

她甚至觉得,这还挺有趣的,若那晚她当场把他们抓奸了,三个人鱼死网破,结果无非也就那样。

但眼下,她还能看他们演戏呢。

“我这么大人了,还能走丢不成,我只是回了趟老家,陪了我奶奶几天。”

“那电话怎么也不通?”叶宇城追问。

“弄丢了呗。”

“真是这样?”

“不然呢?”

林素语盯着他的眼睛,把他看的一阵心虚,忙说回来就好。

林素语:“亲爱的,去给我下碗面。”说着,又问秦依依,“依依你饿吗?”

秦依依温婉的摇头,“我不饿。”

林素语了然的笑,“啊,你吃过了是吧,该不会是把我家冰箱里的奶油蛋糕偷吃了吧。”

秦依依娇嗔:“才没有。”

林素语指了指她的嘴角,“嘴边的奶油都没擦干净呢,还说没偷吃。”

秦依依下意识用手摸了下嘴角。

叶宇城脸色尴尬。

而林素语嘴角的笑意早已冷却。

叶宇城去了厨房。

秦依依借故走了。

林素语目送她出了门,收回视线走到沙发边,拎起被压扁的靠枕一角,下面赫然是一条蕾丝内裤。

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

林素语气的睡不着。

一想到他们也许在她床上也苟且过了,她随即爬起来,把被子床单都掀了。

愤怒的火舌将她烧的五脏六腑都沸腾了。

此时,一条恶毒无比的报复计划浮现在她脑中。

次日早上,她去买了十个微型摄像头,把公寓的角角落落都装满了。

到公司后把秦依依喊到了办公室,让她下午陪她去出差。

临出发前,秦依依打来说她身体不舒服。

林素语关心的几句,就说换杨经理去,让她好好休息。

挂了电话,她嘴角勾起冷笑。

她拉着行李箱,准备出机场。

“叮咚。”

门铃响了。

谁来了?

叶宇城有她家里的密码,不可能是他。

打开门,看到外面站着的男人,林素语脸色顿时发白,如同见了地狱恶鬼,“你……你……”

赵澜尊瞧了眼她的行李,“跑路?”

林素语:“……”

她跑个屁她!

她想骂人,但也真的是不敢惹这个可怕的男人,“我已经签了分手协议,也跟你保证过不会缠着顾川了,这事就算了了对吧,我现在就是想出门散个心,你就放过我吧。”

赵澜尊静默的几秒。

“进去聊一聊吧。”他侧过身体,走进屋里,径直到沙发边坐下。

“你他妈……”林素语拳头要捏爆了。

一回头,看到他正冷幽幽的瞥着她,那眼神,让她瞬间有种被人扼住喉咙的感觉。

为什么她吃了这么大亏,却没有想要讨回公道的念头?

因为活命更要紧!

林素语拖着箱子又回到了屋里,“麻烦你快点聊,我飞机要晚点了,真的。”

“没关系,你要去哪里,我派飞机送你去。”

“……大可不必!”

“不喜欢坐私人飞机?”

“……”

大哥,你不会又想绑架我吧?

“林素语,我今天来是想——”赵澜尊的话还没说完,门口就传来开锁的声音。

林素语忙站起来,拉着沙发上的赵澜尊,连同行李箱,一并推进了离沙发最近的收纳间。

她这边刚把门关山,叶宇城就进来了。

他喊了几声,又去房间看了看,见行李箱不在了,便给秦依依打电话,“宝贝,人已经走了,我等你来,今晚我要干死你。”

两人腻腻歪歪的讲了许多荤话。

林素语冷笑。

“他是谁?”耳边拂来热气,低沉磁性的嗓音酥麻了她的耳朵。


》》》【继续看:3 你口味挺重啊!】《《《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无需注册阅读体验更好

豪门权贵中含金比较高的亿万继承人竟是个小舔狗,婚后没有一个晚上是老实的...

请你为豪门权贵中含金比较高的亿万继承人竟是个小舔狗,婚后没有一个晚上是老实的...这篇文章点个赞吧(*^▽^*)

文章版权声明
  • 本网站名称:次元小屋
  • 本站永久网址:https://www.costhisfox.com
  • 本网站的文章部分内容可能来源于网络,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处理。
  • 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本站一律禁止以任何方式发布或转载任何违法的相关信息,访客发现请向站长举报
  •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本站,多多评论,让小站热闹起来!!Thanks♪(・ω・)ノ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4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