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人帮女友弟弟替罪入狱三年,出狱后女友竟跟别人订婚,他终于忍无可忍了!

老实人帮女友弟弟替罪入狱三年,出狱后女友竟跟别人订婚,他终于忍无可忍了!

1 忘恩负义

“顾老,我不理解,他到底是谁,值得你入狱指导三年?”

顾老开口道:“他是秦家第九子。”

监狱长震惊:“秦家不是只有八子?这第九子……,难道,秦家为了留住香火……,把他送到中海?”

顾老点头,随即可怕的气势冲天而起,道:“秦家世代为将,他必须为将。”

监狱长愣了几秒,道:“秦家一主八子全战死域外,既然秦家把秦江留在中海,必定不想他免受战乱,你这样做,会让秦家绝后的!”

“那是他的命,注定是这样!”顾老情绪异常激动,说道:“他的父亲八位兄长全战死域外,他必须前往域外战场,为父为兄报仇!”

……

中海,周家别院。

“别打了,求求你,别再打我了……”

一声声凄惨无助的求饶声传来,让人心颤。

“老东西,你在我家混吃混喝三年,还嫌不够吗?”

“你跟你儿子一样,臭不要脸的东西!”

砰,砰!

周家少爷周志平手持棒球棍,一棍一棍朝着老妇的身上砸下去。

老妇被打得蜷缩成一团,像是蜗牛一样。

她嘴里不断的喊着:“志平,别打了,求求你别打我了。”

“我走,我这就走,以后我再也不会来周家了。”

秦江推门而入,正好看到眼前一幕。

他大喊一声:“妈……”

整个人傻眼了。

含辛茹苦把他抚养长大的母亲,正在被周志平那畜牲揍。

“周志平,你这个畜牲!”秦江冲上去,推开周志平。

“妈,你没事吧?”秦江急忙扶起地上的母亲。

“秦江?我的江儿,你终于回来了。”母亲林秀兰双手在秦江的脸上摸着,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妈,是我,是我……”秦江的眼眶也红了。

他握着母亲消瘦很多的手,问道:“妈,你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江不明白,自己走的时候,母亲明明好好的,为什么现在却被周志平狠揍,这到底怎么回事。

母亲看了看周志平,身体不由颤抖了一下,显然她很畏惧周志平。

周志平扯了扯衣服,嚣张的走到秦江面前:“你妈在我家白吃白喝三年。怎么,我周家养的狗,我不可以打吗?”

听到这话,秦江瞬间火冒三丈。

他扭头冲向周志平,提起他的衣领推到墙上,怒吼道:“周志平,你他妈猪狗不如。”

“我为你入狱坐牢三年,你答应我照顾我妈,这就是你所谓的照顾吗?”

三年前,女朋友周苒的弟弟周志平酒后撞人,事后肇事逃逸。

后来,经过调查,被撞者是中海楚家大少爷,楚怀玉!

楚家在中海名声极大,资产过亿。

有权有势的楚怀玉被撞,当然不会善罢甘休,直接报警。

周家上下,一致商议,让周志平完成学业,由秦江承认当晚是他在驾驶车辆,一切事情由秦江负责。

周家承诺,三年期满结束,就让周苒和秦江结婚。

同时,周家替秦江照顾母亲林秋兰。

为了母亲和娶到周苒,秦江答应下来。

周志平反抗了几下,却发现没办法挣脱秦江的手,他冷冷道:“秦江,你这个劳改犯,快放开我。”

“劳改犯?”秦江愤怒的一拳轰在周志平的小腹上,吼道:“如果不是我,坐牢的是你,是你这个人渣,败类!”

周志平满脸痛楚的看着秦江:“劳改犯,你敢打我!”

“我他妈要让你和你妈都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这话,秦江热血再涌上来,举起拳头在周志平小腹上连轰十几拳,打得他口吐白沫,却难解心头之恨,他再次举起拳头,怒吼道:“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打死……”

砰!

突然,一声闷响,秦江只觉得后脑勺传来一阵剧痛。

秦江艰难回头一看,竟是周苒,手里拿着转头,砸在他脑袋上。

“周苒,是你……,为什么!

秦江不敢相信,打他的竟然是周苒,他的女朋友,那个要嫁给他的女人。

“放开我弟弟,不然我还打死你这劳改犯!”周苒说道。

而这时候,周家老爷和夫人,以及一众周家人走进来。

周家家主周文昌瞪了一眼秦江,带着怒火道:“成何体统!”

周夫人张琴老气横秋的说道:“这劳改犯不知悔改,快报警抓他,让他一辈子别想出来。”

听到这话,旁边的林秋兰吓得抓住秦江的手,说道:“秦江,快放开,别冲动。”

秦江不想事情闹大,放开周志平。

他看着周家这些人的嘴脸,当年劝他替罪坐牢可不是这样的。

秦江走到周文昌面前,问道:“周伯伯,当年你答应我的事情,为什么没做到?”

周文昌一愣,随后问道:“我答应你什么了?”

秦江知道,这老东西在装傻充愣。

“我替周志平入狱,周家照顾我母亲,同时我出狱之后,让我和周苒结婚。”秦江说道。

周文昌一口否认:“替志平入狱?明明你是你开了志平的豪车,撞了楚少,何来你替志平入狱这一说法?”

“周伯父,你真要这般无理?”秦江看着周文昌。

“我看无理的人是你!”张琴指秦江,说道:“你撞坏志平的车,我们还没和你计较,你倒是敢反咬志平一口,说你替志平入狱,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也是,你跟你妈一个德性,我们周家好吃好喝让她呆了三年,她却不懂了解到恩图报,你们还真是一窝子出来的东西,你和你妈真像,不要脸!”

秦江摇头苦笑,他算是明白了,原来周家当初的承诺就是一场谎言,目的是骗自己替周志平入狱,而他却傻傻的认为,只要替周志平入狱,周家就会照顾母亲,以及让周苒嫁给他,真是可笑的想法。

秦江看着周家人,连连鼓掌道:“周伯伯,你这一手好牌果然骚得很。”

“如果我没猜错,让周苒嫁给我的承诺,也是大饼对吧?”

“嫁给你?”周苒站出来冷笑道:“秦江,你在白日做梦什么?我怎么可能嫁给你这个劳改犯?”

“你要房没房,要车没车,你一无所有,我凭什么嫁给你?当年答应嫁给你只不过是让志平免受牢狱之灾而已,让我嫁给你,你想屁吃吗?”

“另外,再告诉你一件事,三天后我和楚怀玉将会在伊丽莎白岛上订婚,到时候可能会有一些剩饭剩菜,我允许你来打包。”

和楚怀玉订婚?

秦江苦笑:“周苒,之前是还觉得你和其他女生不一样,现在看来,你也只是臭鱼烂虾。”

“三年前你弟撞到楚怀玉,楚怀玉差点把你周家逼上绝路,三年后你周苒却要和楚怀玉订婚,真是戏剧性的一幕。”

“秦江你给我滚,麻烦你带着你妈滚出周家,这里不欢迎你!”周苒气愤的说道。

同时,她拿出几百块钱丢在秦江的脸上:“当做这三年的补偿,不需要你下跪舔我脚尖感谢我。”

秦江摇头苦笑,对着势利眼的周苒说道:“算我秦江看走眼了,你们周家欠我和我妈的,我会一一拿回来。”

“周家,咋们来日方长!”

“妈,我们走!”秦江扶着母亲走出周家。

2 四海集团

从周家出来之后,秦江和林秋兰回到老宅,当年秦江的父亲欠下一屁股赌债,便消失不见。

债主找上门,把秦江和林秋兰两人从老宅赶了出去,无可奈何秦江才会去周家替罪坐牢。

一年前债主走后,母亲把老宅打扫了一番,还能住人。

回到老宅,秦江发现母亲身上、手臂上,全是伤痕,触目惊心,有的都发紫发绿了。

秦江内心一阵绞痛,他拉着林秋兰的手,问道:“妈,这些都是周志平那畜牲打的吗?”

林秋兰拉了拉衣裳,把伤痕遮住,笑着说道:“妈没事,是妈不小心摔的,已经不疼了。”

见母亲的神情,秦江知道一定是周志平打的,他后悔刚才没打死周志平那畜牲。

“妈,我去找周志平算账!”秦江怒吼道。

林秋兰急忙抓住秦江的手,说道:“秦江,你不能冲动,你要是再进去了,妈一个人怎么办?”

“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咱们以后团团圆圆比什么都重要。”

看着母亲哀求的目光,秦江心痛,同时紧握的拳头缓缓松开。

但他绝对不会轻饶周志平那畜牲。

他总结出一张床,让母亲先去休息一会。

等到母亲入睡之后,秦江从体内运转出一团和游龙一样的青色气息,青色气息缠绕在母亲的全身,秦江正在替她疗伤。

在这团气息的作用下,母亲身上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好。

这团气息是顾老头教他修炼成型的,听说能修仙。

说起那顾老头,秦江对他非常的尊敬。

顾老头是他的监狱舍友,三年监狱时间,顾老头教会了他很多东西,医术、武道、邪术,琴棋书画……,就连什么山海经内各种异兽,亦或者柳斋志异里面的妖鬼传说,他都听顾老头说过,并且顾老头还让他牢牢记住。

更为奇葩的是,出狱那会,顾老头让他立下两个承诺。

第一,让他下跪发誓,半年后一定要前往京都秦家。

第二,让他把一封书信交给中海陆红鸢。

见母亲身上的伤痕消失得差不多了,秦江这才安心了不少。

……

做完这些,秦江没有打扰熟睡的母亲,带着顾老头给的那封信,来到四海集团。

陆红鸢秦江自然知道。

她可是中海有名的女企业家。

名下四海集团,更是在中海,甚至大陆都非常的出名。

只不过,让秦江好奇的是,那顾老头怎么会认识陆红鸢?

秦江刚到四海集团门口,就被两个保安给拦下。

“喂,喂,喂!东张西望什么,快滚开,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找你们陆总!”秦江说明来意。

两个保安上下看了秦江一眼,满脸鄙视:“像你这样来蹭空调的我见多了,换个理由行不行?”

“滚,滚,滚……”

秦江无语,自己分明是来送东西的,却被说蹭空调。

他举起信件,说道:“这是一位老头让我给陆小姐的。”

“你土不土啊?表白我们总裁,也不要用这样土的方法行不行?”

“昨天,一位开着兰博基尼,捧着九十九朵玫瑰的都被我们赶出去了。”

“你这拿信的,你觉得我们会让你进去吗?”两个保安冷冷说道。

秦江晕死,解释道:“我真不是来追求你家总裁的,我是……”

不等秦江说完话,四海集团大厅之中,突然急急忙忙冲出一伙人,推着病床,床上躺着一位面容精致的女人。

女人面部发黑,即便已经昏死过去,但依旧在不停的呻吟,显然非常的痛苦。

秦江在杂志上见过这女人,她就是陆红鸢。

走在前面的是一位瀑布长发,脸蛋绝美,身材高挑,气质优雅的女人。

此时她神色慌张,一边大喊让开让开,一边握着陆红鸢的手,语无伦次的说着:“红鸢,坚持住,坚持住……”

秦江看得有些发呆,砰的一声被瀑布长发女子撞倒在地上。

女子眼色毒怨的冲秦江喊道:“喂!你耳聋了吗,让你让开没听到吗?”

秦江瞬间无语,长得这么漂亮,说话这般尖酸刻薄。

他说道:“是你撞我的好不好。”

听到秦江的话,女人似乎非常的生气,她用一种非常傲慢轻视的目光扫了秦江一眼。

“你是要我打你吗?”话音刚落,女人提脚,准备踹过来。

“柳秘书,不能再耽搁了,陆总裁情况紧急!”人群之中,有人提醒道。

柳之颜这才忍住,朝秦江怒吼一声:“滚开!”

秦江盯着柳之颜,随后走到病床前。

“既然是顾老头认识的人,就救你一命吧,也算是给老头报恩!”

说完,秦江起手。

针落!

一气呵成。

一枚银针直接钉在陆红鸢的眉心处。

柳之颜回头,看到秦江的动作,急忙大声怒吼道:“喂,你干什么!”

“找死吗?谁让你乱扎的!”

她死死瞪了秦江一眼,吼道:“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四海集团创始人。”

“出了事情,你当担得起吗!”

说完,柳之颜就要去拔那枚银针。

秦江抓住她的手,厉声警告道:“我是在救她。”

“她中毒了,现在我锁定住她体内的毒素,不让毒素扩散。”

“如果你拔掉银针,毒素扩散,她必死无疑。”

柳之颜愣了两秒,随后她觉得这件事多么的荒唐。

一个全身上下不超两百块的人,且素不相识,竟然说红鸢中毒?

还说他锁定了毒素。

真以为他是神医吗?

“滚开,谁信你的鬼话……”柳之颜甩开秦江的手。

这时候,有人说道:“柳秘书,似乎管用……”

柳之颜回头盯着陆红鸢,她面部似乎红润了些许,同时痛苦的呻吟声也无了。

难道他真是在救红鸢?

柳之颜回头看了看秦江,心情复杂。

秦江拿出信,递给柳之颜。

“有人让我给陆红鸢的信件,现在信交给她了,我也该走了。”

“拜拜,两清……”

说完,在柳之颜的注视下,秦江大摇大摆离开了四海集团。

……

三十分钟后,秦江带着一些补品,回到老宅。

母亲在周家遭到非人的折磨,该给她补补身子。

可刚走到门口,秦江便听到老宅内非常的吵。

“周少,我们都已经离开周家了,求你别再打我了。”

“我和秦江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踏入周家,求你别打了。”林秋兰哀求道。

周志平揪起林秋兰的衣领,狞着脸说道:“秦江打我一拳,现在我就打你十拳。”

砰,砰,砰……

周志平握紧拳头,一拳一拳的朝着林秋兰的小腹轰去,身后五个保镖抱着手桀桀坏笑。

秦江推开门,看到这一幕,呆住了。

接着,他怒吼一声:“周志平,我他妈弄死你!”


》》》【继续看:3 原来他真的是救人!】《《《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无需注册阅读体验更好

老实人帮女友弟弟替罪入狱三年,出狱后女友竟跟别人订婚,他终于忍无可忍了!

请你为老实人帮女友弟弟替罪入狱三年,出狱后女友竟跟别人订婚,他终于忍无可忍了!这篇文章点个赞吧(*^▽^*)

文章版权声明
  • 本网站名称:次元小屋
  • 本站永久网址:https://www.costhisfox.com
  • 本网站的文章部分内容可能来源于网络,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处理。
  • 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本站一律禁止以任何方式发布或转载任何违法的相关信息,访客发现请向站长举报
  •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本站,多多评论,让小站热闹起来!!Thanks♪(・ω・)ノ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4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