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拿了张暗金色银行卡赶我下山,玉扳指和令牌能调百万雄师!

师傅拿了张暗金色银行卡赶我下山,玉扳指和令牌能调百万雄师!

1 挖坟掘墓

隐尘山。

当年站在世界巅峰的老者,此刻声音透着愤怒,抓狂。

“最后问你一遍,你走不走!”

张狂一点不怕,甚至表现出不舍。

“师父,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我得留在山上照顾你。”

师父厉声呵斥:“为师老当益壮,每天清晨尚能旌旗招展,用不着你照顾。”

见张狂不为所动。

老者凑上前,拿出一个小瓶和一本破书。

“这是你一直想要的九转回阳针法和养元丹,寻常人就算到了阎王殿都能给他救回来。”

张狂撇撇嘴,接过放兜里,这九转回阳针和养元丹还不错,先收着。

“师父,我要是走了,连个跟你说话的都没了。”

老者气得吹胡子瞪眼。

“说个屁,你这妖孽,仅用十年就尽得我毕生所学,留你跟我说话,你是想气死我吗?”

说着话,老者拿出一张暗金色银行卡说:“这是给你的零花钱,想买什么随便刷,里面的钱够你买下半个世界了。”

紧跟着,又拿出一个玉扳指和令牌。

“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拿出这俩东西,随便就能调个百万雄师灭了他。”

张狂接过几样东西,无奈地说:“又是随便刷的银行卡,又是百万雄师,师父,为了赶我走,你是什么牛都敢吹啊。”

老者见他不为所动,怅然一叹。

“徒儿,你都这么大了,你父母的遗愿是否该完成一下了?”

听到“父母”二字,原本还嘻嘻哈哈的张狂,突然神色一黯,露出悲伤!

上山十年,他天纵之资,再加上师父倾囊相授。

此时的他已医术通天,武力无敌,道法更是深不可测。

唯独父母,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张狂终于点头。

师父扔给他一个大包。

“这是你全部行李,为师早就给你收拾好了,这就去吧。”

张狂深深看一眼师父,跪地便拜。

十年养育,十年传道,皆是大恩!

三个响头之后,老者挥手扶起张狂,轻咳一声说:“快快下山去吧,婚书在你行李里,那是你父母给你定下的娃娃亲,他们希望你能结婚生子好好生活,不再去追查当年之事,这就是对他们比较好的回报。”

张狂点头。

老者叮嘱道:“城市路滑,人心复杂,免不了打打杀杀,可你本就是天妒之姿,累加因果命债,假以时日,恐遭天劫加身!所以啊,若真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大可寻你九位师姐解决,使劲霍霍她们,她们命格没你高,所以不必担心沾染因果,导致天劫加身!”

张狂惊呆了,这话……多损啊!

不等张狂开口,师父便右手扶额,一脸不舍的摆了摆左手:“快入夜了,你趁早下山吧。”

张狂离开了隐尘山,更换了几种交通工具,花了三天时间,终于回到了老家——北江。

风尘仆仆的他,一路上引人注目。

“快看,那小乞丐长得好帅!”

“年轻又长得帅,想吃饱饭很容易的好吧,小伙子,你要是不想努力,阿姨可以帮你哟。”

“呸,老草吃嫩牛,不要脸!”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张狂有些不明所以,自己哪里像乞丐了?

不过他也没多停留,找了一家小宾馆,准备洗漱一下,毕竟回老家了,等下还得去拜祭父母。

洗手间里氤氲着水汽。

张狂洗完澡后,伫立在镜子前,转过身,后背上的三道长长的伤疤,尽显恐怖狰狞。 他的脸色渐渐阴翳下来,心脏都狠狠地在颤动。

眼睛渐渐渲染起血色,回忆潮涌。

十年前。

那个雨夜,他和父母正在家中吃着晚饭,一伙神秘人突然冲了进来,哪怕父母拼命护着他,可他依旧被人用刀在后背狠狠地砍了三刀。

弥留之际,还是大师姐恰好路过,救了他,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隐尘山的道观里了,从此他就跟着师父修炼十年。

而十年前的那个雨夜,却成了他这十年来每个夜晚的噩梦!

“师父你让我不要去追寻当年真相,可血海深仇,我怎么放得下?”

张狂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眼中恨意却已滔天。

深吸了口气,平复下心中波涛。

张狂穿上衣服,前往老家。

据师父说的,当年大师姐只能救下他一人,而他的父母死于乱刀之下,埋于老家青田岗。

十年过去,沧海桑田。

北江的变化很大,高楼林立,车水马龙。

模糊的记忆中,青田岗是在很偏僻的地方,但张狂找到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属于城边了。

家乡已经和记忆中截然不同,到处都是在建的工地,尘土飞扬,机器轰鸣,看得出这一片正在大力发展着。

循着记忆,张狂朝着家的方向走去,父母就埋在老家旁边的。

突然。

一辆黑色奔驰E呼啸着从张狂身边疾驰而过,溅起一地泥水,洒了张狂一身。

他正要破口大骂,黑色奔驰E已经在前方一个甩尾漂移停了下来。

紧跟着下来了一个穿着运动服,扎着马尾辫,阳光漂亮的女孩。

“住手,你们给我住手啊!”

女孩满脸怒意,急匆匆跑向一处拆迁工地,同时嘶声大喊道。

张狂几乎本能的看向拆迁工地,这一看,他就愣住了。

视线中,一块墓碑印入眼帘,而墓碑上的字体却如重锤轰的砸在他的眼球上。

“家父张有道之墓!”

“家母林之英之墓!”

“爸妈!”

张狂目光一凛。

而此刻,挖掘机的铲头已经抵临墓碑正上方。

不顾女孩的嘶吼阻止,巨大的挖机头,轰然砸落。

砰咙! 墓碑应声倒塌崩裂,而坟头也被挖机顺势铲平! 这一刻。

天地都寂静下来。

张狂身躯猛地一震,感觉天旋地转。

他的眼睛快速发红,十年都不曾流过一滴泪的眼睛,快速地氤氲起雾气。

一股无法形容的滔天怒火,如同火山喷发一般从他的胸腔中喷涌而出。

2 杀伐果断,雷霆手段

“停下,都给我停下啊!”

马尾女孩睚眦欲裂,不顾危险跌跌撞撞的冲向挖掘机。

“哪里来的泼妇,给我拦住她!”

工头一声令下,转头对着挖机喊道:“给我继续施工!”

挖机轰鸣着继续开挖。

而两个现场工人,则直接拦住了女孩的去路。

“小姐,施工重地,闲人免进!”

马尾女孩张开双臂,坚定吼道:“我是山河集团李卓君!这一小片区域在我们集团规划中根本就不是拆迁区,现在我命令你们,立刻停下!”

工头和工人们全都愣了一下。

这片拆迁地,正是山河集团负责!

他们虽然是外包工程队,但怎么也是上司企业。

然而。

工头却突然声色俱厉道:“山河集团又怎么样,我老板让拆的,有事找我老板,你们还愣着干嘛,把她给我架出去!”

两个工人回过神,当即一左一右,直接将李卓君架起来往外拖。

“放开我,你们都是聋子吗?”

李卓君拼命挣扎着,可她一个弱女子,压根不是两个工地壮汉的对手。

她以为亮出山河集团的身份,足以让这些人忌惮,偏偏这些人根本肆无忌惮!

机器轰鸣着,尘土飞扬。

看着被掀翻的墓碑,被夷平的坟头,李卓君美目噙泪,梨花带雨,她想要阻止,却又无能为力。

“放开那个女孩!”

突然,一道冷厉的声音响起。

两个工人的动作一顿,其中一个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男人,斥骂道:“你特么谁啊?给我滚!”

李卓君此时也回过神,泪眼朦胧地循声望去。

视线中,一个身材挺拔,穿着破烂布衣,斜跨绿色大包的男人,正站在不远处,微微低头。

也就在她看去的同时。

张狂缓缓抬头,露出了俊逸的面庞,只不过此时这张面庞,却覆盖着一层寒霜,那双本该灿若星光的眸子,更是泛起一根根红血丝。

他从牙缝中挤出沙哑的声音:“挖坟掘墓,辱我父母,你们……都该死!”

轰!

李卓君如遭雷击,娇躯猛地一震,红唇微张。

记忆中,那个模糊,却始终存在脑海中十年的身影,快速地与眼前的男人重叠在一起。

“张狂……你是张狂?你,你还活着?你回来了?”

一连串的质问,哭腔却颤抖的厉害。

但转念,李卓君突然急喊道:“张狂你快走,这件事交给我来!”

她了解到消息后,就匆忙赶来,可亮明山河集团身份,这群人都不管不顾。

而现在的张狂,一身乞丐样子,和这些人扳手腕,根本就是自讨苦吃。

“妈的,哪里来的臭乞丐,给我打出去!”

工头见到张狂,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命令道。

山河集团,他倒是还有几分忌惮。

可什么时候,路边的破乞丐都敢来挑事了?

原本架着李卓君的两个工人,当即松开了李卓君,凶神恶煞的走向了张狂。

张狂面若寒霜,眸光猩红,见两人走来,嘴角挑起一抹邪魅渗人的微笑。

下一秒。

张狂身形一躬,猛地如同猎豹般冲向了两个工人。

劲风扑面。

两个工人尚且来不及反应,张狂便已经出现在两人面前。

“啊!”

“咔!”

伴随着两个工人的惨叫,同时还有骨骼断裂的声音。

“我的手,我的手断了!”

“啊!我的脚,快叫救护车,痛死我了啊……”

两个工人倒在了地上,一个断手,一个断脚,森白的骨渣沾染着鲜血,在阳光下格外刺目,流出的鲜血快速染红地面。

杀伐果断,雷霆手段。

李卓君和在场的工人们,全都惊呆了。

全场死寂,只剩下机器轰鸣声。

整个过程,持续了五秒钟。

等到工头回过神的时候,却发现那个面带邪魅笑容的年轻人,正朝着他走来。

“来人啊,抄家伙,都给老子抄家伙!”

工头面色苍白,惶恐后退。

与此同时,在场的工人们,纷纷鼓足勇气,手拿铁锤、铲子,乌泱泱的朝着张狂围聚而来。

李卓君也反应过来,她急忙上前,挡在张狂身前,对着人群叱喝道:“你们敢动他,那就是动我山河集团!”

“管你特么是谁,他先动了我们的人!”工头咬牙切齿,壮着胆子骂道。

张狂脚步一顿,看着面前的李卓君,目光柔和了几分。

“卓君姐,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缩在你身后,还吵着长大要娶你的小屁孩了。”

李卓君娇躯一颤,脸颊绯起两抹红晕。

她比张狂大三岁,因为两家渊源,童年时期,两人经常在一起玩耍,而那时的张狂,总喜欢跟在她屁股后边,嚷嚷着长大要娶她为妻。

就连张狂自己也没想到,儿时的戏言,却一语成箴。

父母留下的婚书……就是李卓君!

张狂比李卓君高一头,他缓缓低头,在李卓君耳畔说:“卓君姐,我已经长大了。”

耳畔热气,让李卓君脸蛋红的都快渗血了。

张狂的话,更让她惊慌失措。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张狂却已经绕到了她的前边。

而此时,一众工人们抄着家伙,已经到了近前,一个个凶神恶煞,咬牙切齿。

张狂却是神色冷厉,眼中精芒迸射。

砰!

他一脚跺在地上,震飞起无数碎石。

电光火石间。

张狂右手直接横扫而出,无数碎石,瞬间如同出膛子弹,密密麻麻的激射而出。

砰砰砰……

惨叫声不绝于耳。

碎石子落到工人们身上,皮开肉绽,鲜血横飞。

眨眼间,十来名工人尽皆倒地,痛苦哀嚎。

“这是……”

李卓君目睹这一幕,花容失色,目瞪口呆。

“啊!”

工头吓得一声尖叫,当即拔腿就跑。

一阵狂风吹过。

工头就感觉面前一暗,紧跟着一只大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强烈的窒息感席卷而来,然后他就感觉双脚离地。

明明两人身高差不多,甚至体型上,工头还比张狂魁梧许多。

但此刻,工头却被张狂宛若拎小鸡仔似的,举到空中,毫无反抗之力。

任凭工头怎么挣扎,脖颈上的那只大手,都如同铁钳般纹丝不动,强烈的窒息感,让他彻底慌了。

“到底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不说,我就送你上路了!”张狂语若寒霜。

他不傻,刚才李卓君的话说的很明白,这片区域不在拆迁范围内,而这些人却直接把他父母的坟墓给掘了,分明是有人故意指使!

“我,我老板,立鼎秦六爷……”

工头彻底怕了,不敢有丝毫迟疑,费力的挤出一句话。

眼前这人根本就是个疯子!

他生怕说慢了,命就真的没了!

“他现在在哪?”张狂问。

“泰山大酒店,今天,是他的生日宴会……”

话音未落。

张狂右手一用力,工头直接晕死过去。

丢下工头后,张狂淡漠地走向了父母的坟墓,一边走,一边说:“卓君姐,麻烦你帮我买些酒菜,香蜡纸钱,我要祭奠一下我父母,另外再帮我订购一些东西,等下我去给这位秦六爷贺寿!”

》》》【继续看:3 下去给我父母赔罪!】《《《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无需注册阅读体验更好

师傅拿了张暗金色银行卡赶我下山,玉扳指和令牌能调百万雄师!
请你为师傅拿了张暗金色银行卡赶我下山,玉扳指和令牌能调百万雄师!这篇文章点个赞吧(*^▽^*)

文章版权声明
  • 本网站名称:次元小屋
  • 本站永久网址:https://www.costhisfox.com
  • 本网站的文章部分内容可能来源于网络,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处理。
  • 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本站一律禁止以任何方式发布或转载任何违法的相关信息,访客发现请向站长举报
  •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本站,多多评论,让小站热闹起来!!Thanks♪(・ω・)ノ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