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孩子都这么大了,是否该尽一下妻子的义务了?

老婆,孩子都这么大了,是否该尽一下妻子的义务了?

被抛弃后她一胎三宝

安以甜在家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男人,看不清脸,但精力极其旺盛。

整整一夜,她的膝盖叠在男人的胸膛上,汗水从他的下巴滚落,如火焰般滚烫灼烧她的一切。

最后甚至都记不清有多少次……

清晨她在酒店的豪华大床上醒来,看着皱巴巴的床单如遭雷击。

昨晚的一切,不是梦!

低头,右手无名指上还有一枚造型别致的钻戒,大概是昨晚那个男人套上的。

她起身,在房间里找了一圈,没看见人。

最后仓皇回家,把这个秘密咽在肚子里。

三个月后却查出怀孕,她成了圈子里的笑话,安家也是。

安家所有人震怒,安老爷子更是责问,“说!那个野男人是谁!”

安以甜哭着摇头,“我不知道……”

老爷子痛心疾首,“你是不知道,还是不肯说?!”

当晚,安以甜被关进房里,只给水不给饭。

第三天晚上,继妹安以妃匆匆进来,满脸担忧,“姐姐,快跟我走,我听到爷爷说明天你再不说的话,就要把你随便嫁给那个秃头的王总!”

安以甜怔怔的,“怎么会,爷爷最疼我了……”

“姐姐,难道我还会骗你吗?”

安以妃拉起她的手,神情恳切,“爷爷是最疼你,可他更看重安家的面子!你做的那些事,让他抬不起头来!”

安以甜胸口钝痛,是了,是她让爷爷失望了。

她是安家大小姐,也一直是爷爷的骄傲,可她都做了些什么?

和不明身份的男人做那种事情,还怀了他的孩子……让整个安家在A城抬不起头!

可她以为那是一个梦呀!

她不知道是谁要害她……

安以妃还在劝她,“姐姐没时间了,快跟我走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爷爷那么疼你,你先出去避避风头,等他消气了肯定就没事了。”

安以甜眼中含泪,最终点头,“好。”

安以妃虽然是她的继妹,但跟她那个恶毒的母亲不同,对她一直很好。

幸好,她的身边还有她。

她浑浑噩噩的跟着安以妃出去。

坐上车,看着夜色里越来越远的安家别墅,止不住的流泪。

爷爷,对不起……

车朝着城外开去,后来她哭得累了,睡了过去。

第二天,安以甜被一盆冷水泼醒!

“你们是谁?”

她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我妹妹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男人的笑容让她害怕,可他说出来的话更是让她遍体生寒。

“那个漂亮妞是你妹妹?真行啊,她把你卖给我了。”

安以甜不信,“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足足花了一万块现金呢!”

“我告诉你,这里可是深山,到处都是蛇鼠鸟兽,你比较好别乱跑,否则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三天后是好日子,我们结婚!”

男人的话让安以甜彻底绝望了。

她呆呆的靠墙蜷缩着,双目失神。

安家。

安以妃正举着红酒杯,和母亲杜秋碰杯,享受胜利的成果,“终于把安以甜送走了,以后我不用再装模作样的讨好她了!只是没想到爷爷竟然还想送她去国外留学避风头,真是偏心!”

“无所谓,反正从今以后那死老头再也别想见到安以甜。”

杜秋轻抿红酒,笑容得意,“而你,就是唯一的安家大小姐!”

……

六年后,A城机场。

一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拉着行李箱快步往机场外走,她的身边跟着三个粉雕玉琢的孩子,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两个小男孩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小脸英气十足,俊美的就像漫画里的人物一般。

小女孩萌萌哒,扎着两个高高的马尾,穿着暖黄色的小裙子,可可爱爱的,她手里抱着个芭比娃娃。

有路人忍不住拿着手机在偷拍他们,并小声说着。

“他们是明星吧!长得这么好!”

“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一家人呢!”

“妈妈也好美哦!”

就在这时,另一边VIP出口处,一行黑衣人疾步往外走,其中为首的那位最是引人注目。

他一袭黑色风衣,身影高大不羁,有着一张堪比绝世妖孽的邪美脸庞,眉宇间覆盖的冰冷之色,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顿时很多人被他给吸引而去,萌萌哒小女孩听到旁边人的议论,于是投过目光。

接着她轻呼一声,“爹地!”

因为那个帅帅的男人,长得和她的两个哥哥几乎一模一样,肯定是她没见过面的爹地了。

她双眼微撑,然后朝他跑了过去。

“九赫,九爵,你们在门口处等我,我去找妹妹。”

安以甜见状,连忙叮嘱两个儿子一句,就追了过去。

机场门口,安以甜一把抓住了奔跑的女儿。

“安九儿,你要去哪里?不怕被坏人抓走吗?”

这丫头从小就不让人省心,又调皮,要是她丢了,他们所有人都得哭死。

“啊,妈咪!你快放开,我看到爹地了,他长得好像哥哥们哦!我要爹地!”

小丫头急得不行,那双大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帅气的男人背影,很怕他消失不见了。

安以甜朝她指的方向看去,心底暗想,难道真的是那个男人?

正好她也想找他问问,当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看,安以甜就愣住了,还真像!

六年前的女人

安以甜牵着九儿,也匆匆追了过去。

可那个男人已经走到了一辆迈巴赫旁,一条大长腿进了车里。

她连忙喊,“等等!”

她跑的更快了,可最后还是没赶上。

那个男人头也不回的上了车,然后消失在她们的视线里。

安九儿急的跺脚,小手胡乱扒拉着安以甜,“妈咪追追!爹地,我的爹地!”

安以甜哭笑不得,“也不一定是呢。”

安九儿不听,“就是就是!”

安以甜把她抱了起来,“安九儿,差不多得了,回家。”

人都已经跑得没影了,她再追也追不上的。

更何况,她已经六年没回A城。

现代社会城市变得很快,很多地方早已不是她熟悉的模样。

只是不知道爷爷,还在不在生她的气,她不敢回家。

当年她发现自己被卖了之后趁夜逃跑,慌不择路滚落山坡,撞到路上的一辆车,好在被车主救了,带到国外,生下三个孩子养大,今天才回来。

……

深夜,〖Fourteen〗、医院。

“医生,医生!”

安以甜抱着女儿跑进急诊科,浑身颤抖,“快救救我女儿,她发烧到抽搐了!”

说话的时候,眼泪已经落了下来。

医生赶紧接过昏迷的孩子,“在外面等吧,我们会急救的。”

医生迅速对孩子进行急救,一旁的护士把她请出了急救室,“你先去交费,这是单据,她这情况得住院,可能要进ICU。”

安以甜连连点头,“好的好的,请你们一定要救救她。”

九儿不能有事,要是她烧坏了脑子怎么办?今天刚城回来的时候都好好的,没想到晚上却发起了烧。

安以甜不敢想,边哭边往交费处走。

这时,医院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迈步走来,为首的男人最为高大,气场也最为冷酷。

他穿着黑色的大衣,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面一颗,衬托他更加冷硬几分。

他的五官深邃,墨黑的双眸微微上挑,透着一股子邪气。

菲薄的唇畔紧抿,浑身散发着君临天下的威严和生人勿近的气场。

所过之处,路人纷纷给他让出一条路来。

安以甜闷头往前疾走,没有注意到前方来人。

忽然,脑袋一痛,磕上一堵坚硬的肉墙。

“啊!”

她失去重心往一边倒去。

一股熟悉的馨香入鼻,男人下意识长臂一伸,一把揽住她纤细的腰,阻止了她和地板的亲密接触。

“谢谢……”

安以甜抬头,却只看见一抹挺阔的背影。

以及一把冷漠的声音,“小姐,走路时请注意看路。”

匆匆一眼,她连他的脸都没完全看清楚就被说了。

安以甜不服气,扭头说了一句。

“先生,你也请记得看路。”

明明是他撞她的好吗?真是个霸道的男人。

走进电梯的男人听到她的话,幽邃的目光投过。

他这才注意到这个女人穿着一身老土的睡衣,头发凌乱,眼睛哭得又红又肿。

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视线下移,女人光着脚,脚趾冻的通红,莹润的指头还有些许划伤……

电梯门缓缓关闭,彻底隔绝了他的目光。

十楼VIP病房。

陆老爷子的身上插满了管子。

一看陆北宸进来,立即殷切地望着他,缓慢又吃力地抬起手来。

陆北宸快步过去,握住老爷子的手,激动地声音发颤,“爷爷,你终于醒了。”

六年前,他喝了爷爷递来的加了料的酒,和一个女人共度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却接到管家说陆老爷子病重,之后老爷子就昏迷了。

他请遍了世界的名医,都没能把他治好,而酒店里的那个女人也消失了。

今晚老爷子毫无征兆地苏醒,陆北宸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陆老爷子艰难地开口:“娶、娶安家大小姐……”安以甜……


》》》【继续看:安家大小姐安以妃】《《《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无需注册阅读体验更好

老婆,孩子都这么大了,是否该尽一下妻子的义务了?

请你为老婆,孩子都这么大了,是否该尽一下妻子的义务了?这篇文章点个赞吧(*^▽^*)

文章版权声明
  • 本网站名称:次元小屋
  • 本站永久网址:https://www.costhisfox.com
  • 本网站的文章部分内容可能来源于网络,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处理。
  • 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本站一律禁止以任何方式发布或转载任何违法的相关信息,访客发现请向站长举报
  •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本站,多多评论,让小站热闹起来!!Thanks♪(・ω・)ノ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