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王妃炼器炼丹秘纹驯兽样样精通夜王夜夜宠,实际上容貌绝美!

丑陋王妃炼器炼丹秘纹驯兽样样精通夜王夜夜宠,实际上容貌绝美!

傻子大小姐

“哈哈!真是个傻子,让她跪下她就跪下!”

“就她这样,还太子未婚妻,给太子提鞋都不配!”

假山旁,一个目光呆滞的少女痴傻的跪在地上,一群锦衣玉服的公子小姐笑声不断,以欺辱她为乐。

“乡下来的傻子,本小姐鞋子脏了,给本小姐舔干净!”

一个嚣张跋扈的千金小姐把绣花鞋伸了出来,指着上面的灰尘,让跪地的少女舔干净。

众人哄然大笑,还有人使劲按着她的脑袋。

少女恐惧地挣扎,发出大叫。

“快堵住她的嘴,别让人听见了!”

“叫什么叫,晦气死了!”

今天是相府老太君的寿宴,这些公子小姐都是来贺寿的,来后花园玩正好看见了这个痴傻少女,她是相府大小姐萧凉儿,不过在其五岁时,高僧说她是灾星转世,会给萧家带来灾难,就将其送到了小山村里,十年之后,也就是前两日,才将她接回来。

大家都知道相府大小姐是个丑八怪,在她小时候脸就被划烂了,没想到她前段日子发高烧还把脑子烧坏了,变成了傻子。

可她的身份,还是太子未婚妻,是她刚生下来时,皇上就口头赐下了婚约。

在场的千金小姐们心中自然不平衡了,太子那般高贵的人物,一个痴傻丑陋的村姑怎么配得上,越是羞辱她,她们就越有优越感。

“你们在干什么呢!”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大红色长裙,模样艳丽的女子走了过来。

“灵心郡主!”

“郡主……我们……”

来人是大将军之女灵心郡主,身份尊贵,大家惊慌失措,连忙松开了对萧凉儿的钳制。

“她就是太子哥哥的未婚妻?”

灵心郡主并没有问罪的意思,她冷眼扫向跪在地上、狼狈不堪的萧凉儿。

“是的,郡主,她就是相府大小姐萧凉儿,太子殿下的未婚妻。”

“哼!果真是个丑八怪!刚才你们让她舔鞋,她还知道不舔,看来也没有完全痴傻嘛,你们说,若是让她吃本郡主灵宠的粪便,她会吃吗?”

灵心郡主嘴角高高扬起,眼神戏谑,看萧凉儿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臭虫,一只蝼蚁。

众人心中一喜,没想到灵心郡主也和他们一样讨厌萧凉儿!

也是,大家都知道,灵心郡主仰慕太子殿下不是一两天了,突然太子未婚妻回京了,她能接受才怪。

“郡主好主意!”

“听说郡主的灵宠可是四级高阶灵兽天妖灰狼呢!高大威风,别把萧凉儿给吓瘫了哈哈!”

灵心郡主勾着嘴角,高高在上,突然打了个响指,她腰间的灵兽袋一抖,一只威风凛凛的灰色巨狼出现在了原地。

“吼——!”

一声低吼,满地腥风,它嘴边还残留着血迹,应该是不久前才进食。

大家都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地上的萧凉儿也在瑟瑟发抖,痴呆的眼神毫无灵气,却也知道害怕。

灵心郡主看着她这般低贱,笑意更甚,故意让她的灵宠上去吓她,不过灵宠下手可没有轻重,不一会儿就在萧凉儿背上留下了几条血爪印,连衣服也抓烂了。

“真没意思!”

见萧凉儿只知道傻愣愣的伏在地上发抖,灵心郡主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想起待会儿相府的三小姐和四小姐说会把太子哥哥引来,她道:

“行了,停手,灰王,你可以排泄了,让萧大小姐尝尝高阶灵兽粪便是何滋味,本郡主天天喂你吃低阶的灵兽肉,你的排泄物可是大补呢,想必她天天在乡下吃糠咽菜,还没吃过这般好东西!”

若是让太子哥哥看到他未婚妻连粪便都吃得下,太子哥哥还会娶她吗?

周围的公子小姐哄堂大笑,还夸郡主真是人美心善,舍得把这等好物给萧凉儿吃。

天妖灰狼蹲下,没一会儿,就传出了一阵恶臭之味。

所有人都捂住了鼻子,包括灵心郡主自己,天妖灰狼吃生肉,排泄物自然恶臭无比。

“吃啊!萧大小姐!这可是好东西!”

灵心郡主说道。

萧凉儿往后缩了一下,丑陋的脸上,那双漆黑的眸子没有半点生气。

“躲什么躲!来人,伺候萧大小姐进食!”

灵心郡主不耐烦的喊来她的手下。

两个身形高大的丫鬟瞬间就将萧凉儿反手钳制,压着她的脸朝那摊排泄物靠近。

“啊啊啊!”

萧凉儿突然大叫起来,像个傻姑。

“啪!”

灵心郡主一巴掌狠狠扇了过去。

“再叫本郡主打死你!让你吃你就吃,给你吃是抬举你!”

萧凉儿被这一巴掌打得脑袋都歪了,脸颊瞬间肿了起来,嘴角溢血,身体一软,眼睛也闭上了。

“这傻子,竟然还会装晕!”

灵心郡主冷哼一声,抬手又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萧凉儿突然睁开了眼睛,同样是漆黑的眸子,可她一睁开,不再死气沉沉,似有寒光乍现,冷芒一闪而过,显得妖冶之极。

“咦?”

假山顶上,一个妖孽般的黑金袍男人突然轻咦了一声,原本懒洋洋晒太阳的他,姿态不再如之前那般慵懒随意。

而底下,电光火石之间,萧凉儿倏地动了,她双手骨骼咔咔作响,移形换位,压着她的两个丫鬟只感觉手上一轻,紧接着突然有一股强力传回手上,失重感瞬间传来,两个丫鬟倒飞了出去,砰然坠地。

灵心郡主的巴掌已经扇了过来,但还没有打到萧凉儿的脸上,一只纤细白皙的手便已经紧紧的攥住了她的手腕!

“萧凉儿!放开本郡主!”

灵心郡主大惊失色,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萧凉儿居然会反击,还这么厉害!她的手动都动不了!

不对!萧凉儿明明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她从小经脉不通啊!

她哪来这么大的蛮力!

“呵!”

萧凉儿口中发出一声冷嘲,漆眸如冰,攥着灵心郡主的手狠狠一折,然后用巧力一拉一按,瞬息之间,就将灵心郡主那高高在上的脑袋按进了地上一堆散发着恶臭的排泄物里。

“啊唔!”

灵心郡主猛地挣扎。

萧凉儿站起身,一脚踩在了她的后脑勺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秀色可餐

这个场面,简直难以入目。

高高在上的灵心郡主,竟然被人踩着脑袋,整张脸都埋进了天妖灰狼臭烘烘的排泄物中。

所有人都往后退去,恶心呕吐感不断在心中蔓延。

“天哪!大姐姐!你这是做什么!”

“地上的好像是灵心郡主!”

就在这时,相府的三小姐萧月儿四小姐萧星儿赶了过来,她们是二房的嫡女,而且是双胎姐妹,长得十分相似,模样都很秀丽。

身旁还有一个身穿暗紫色锦袍,俊朗非凡的年轻男人,他身材颀长,仪表堂堂,神色温润谦和,给人一种平易近人之感,身上带着淡淡的龙子之威,气质高贵。

他便是无极王朝盛名在外的太子殿下玄君灏,在民众间的呼声极高。

“大姐姐,还不住手!你在对灵心郡主做什么!”

三小姐萧月儿娇喝着道。

“看不见吗?我在给她吃大补的好东西啊。”

萧凉儿脚下用力,纤纤玉指摸了摸左脸,左脸上有几道纵横交错的疤痕,触感真实。

真想不到,她离开这具身体半个月,居然又回来了。

“凉儿,你脑子好了?”

太子看了一眼地上越挣扎越脏的灵心郡主,微微蹙眉,随后问向萧凉儿。

“你哪位?”

会不会说话呢!

萧凉儿冷眼扫了过去,眸光锐利。

“孤是太子,你的未婚夫。”太子语气温和,眼神也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他说:

“凉儿,你先放开灵心郡主,有什么事情,孤会替你做主。”

“我从来不需要谁替我做主,她既然觉得这排泄物是赏赐,给人吃是抬举,那就让她吃个够!”

萧凉儿勾唇说道,浓密的睫毛下,眼神带着几分薄凉。

“灵心郡主是贵客!你还不松开,就别怪妹妹去把祖母请来了!”三小姐萧月儿皱眉说道,心中因为萧凉儿不再痴傻而惊讶不已。

说完,便让身边的下人去拉萧凉儿。

没等下人碰到自己,萧凉儿就抬开了脚。

脱离束缚,灵心郡主迅速的爬了起来,那张脸上糊满了恶心之物,她狠狠一拍灵兽袋,里面的天妖灰狼又跑了出来。

“给本郡主吃了她!”

她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吼道。

唰!

巨大的灰狼吼叫一声,如疾风一般朝着萧凉儿扑了过来,尖利的爪子对准她的喉咙,眼见着就要血洒当场。

“灵心住手!”

太子喝道,出手已经来不及。

萧凉儿后退数步,手中多出了几根银针,但她还未出手,只听“砰”地一声巨响,体型巨大的天妖灰狼倒飞了出去,假山都倒塌了一半。

而她的面前,多了一个身穿黑金长袍、气质矜贵的俊美男人。

“噗!”

一口血从灵心郡主口中喷了出来。

“灰王死了!我的灵宠死了!”

灵宠与主人之间有契约,灵宠一死,主人也会遭到反噬。

“夜王!”

“拜见夜王!”

在场的人一看见来人,连忙低头。

夜王?他就是皇上第五子夜王玄君临?

萧凉儿看向玄君临,他五官俊朗无匹,便是芝兰玉树般的太子也无法与之相比,凤眸深邃,眼中如见不到底的漩涡,他的瞳色居然还是深紫色,远看形如黑瞳,近看却很明显,如天然的紫色琥珀。

他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邪魅狂狷且高贵清冷,两种气质糅合在一起,更给人一种难言的魅力。

玄君临刚才并没有出手,出手的是他手上的一只黑猫,这只黑猫体型比一般的猫大一点,耳朵上还有一撮竖起的黑毛,瞳孔幽幽,明明只是一只猫,却给人万兽之王的霸气感。

他一出现,三小姐四小姐及其他贵公子小姐们都往后缩了一下,眼神中似乎带着恐惧之意。

灵心郡主的契约兽被他的黑猫打死了,她都不敢多吭一声。

而他却此时正眸光潋滟的盯着萧凉儿看,姿态慵懒间带着令人不敢小觑的王者之气。

萧凉儿被他这样盯着,心头感觉他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多谢夜王出手救孤的未婚妻。”

太子忽然对玄君临说道。

“本王可不是替你救的。”

玄君临唇角上扬,一双紫眸幽幽的看着萧凉儿,看都没有看太子一眼。

太子皱起了眉头,不动声色道:

“夜王说笑了,凉儿是孤的未婚妻,孤自当要替她道谢。”

言外之意,是让他弄清楚萧凉儿的身份,不要逾越了。

可夜王岂是那种在意身份的人?

“那怎么办呢,本王也很喜欢小凉儿呢。”

他声音似乎有些苦恼,明明没做什么,在场的人都能感觉到他逼人的气势,头上都冒出薄汗。

萧凉儿眯起了漆黑的眸子,夜王这是什么意思!

她不信他真的看上了自己,自己现在的这张被毁容的脸,是个男人都不会喜欢。

太子袖中拳头紧握,好一会儿,才看向萧凉儿,温柔出声道:

“凉儿没有吓到吧,夜王是在开玩笑,你不用当真,你刚才没有受伤吧?”

“太子哥哥!灵心都被她欺负成这样了,你竟然还向着这个丑八怪!”

萧凉儿还没说话,灵心郡主就不可置信的捂着了心口,想要太子给她讨回公道。

“灵心郡主,你说谁丑八怪?小凉儿如此花容月貌,秀色可餐,你在嫉妒她?”

夜王慵懒的视线漠然的扫了过来,声音明明很平淡,却让灵心郡主脸色一白,胆战心惊。

众人也怕啊,夜王这个样子好像随时会杀人一样,可是他们同时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夜王殿下,您眼瞎吗?

花容月貌?

秀色可餐?

您认真的吗?

萧凉儿的眼角也忍不住抖了一下,这个夜王是否有什么毛病啊!

“来人啊,把灵心郡主丢湖里去洗干净,别熏着我们小凉儿了。”

夜王一声令下,四面八方立即出现了几人,把灵心郡主押着,甩进了前方的湖里。

隔着老远都能听到灵心郡主杀猪般的叫声。

在场众人抖得像发了瘟的鸡,生怕被殃及。

“衣服破了,披上。”

耳边传来一道低沉又不容拒绝的声音,紧接着一件黑金外衫披在了萧凉儿的身上。

她眨了眨眼睛,疑惑的盯着夜王,她觉得他也许真的有点臭毛病——喜欢丑女的臭毛病。

“夜王,不必了,凉儿穿孤的就行。”

太子准备脱下自己身上的外袍。

萧凉儿看着身上的衣裳,又看向太子递过来的外袍,这两男人都有病吧,自己这张脸巨丑无比,他们还争着给自己衣服,脑子里想什么呢!

“太子殿下,夜王殿下,原来你们在这里,要开席了,老太君特地让嘉儿来寻你们。”

恰在此刻,一道温柔好听的女子声音从后方传来,只见一个身穿鹅黄色素淡长裙的少女在丫鬟的跟随下缓缓走来。

她模样尤为精致,肤白似雪,美眸朱唇,眉心还有一点朱砂,更增添了她的柔美之感,气质淡泊间带着贵气,很容易让人见之倾心。

看到她眉心的朱砂痣,萧凉儿就猜到她是谁了,京城第一天才少女萧嘉儿,萧家二小姐!

萧凉儿这些年虽然不在京城,但是京城的大小事情,难逃她的耳目。

只是她没想到,她不过是离开这具身体半个月的时间,她人就已经回到了京城相府,还被人百般羞辱,若不是她及时从现代回魂,恐怕就被按着吃粪便了。

但这是在相府,是萧家的地盘,她被人欺负侮辱,恐怕是萧家人故意引导的,否则,她身边不可能一个丫鬟都没有。

眸间冷芒划过,萧凉儿不露声色。

“劳嘉儿小姐亲自来跑一趟。”太子语气温柔。

萧嘉儿浅浅一笑,随后眉头一皱,像是才看见了地上的巨狼尸体,捂着粉唇惊讶问道:

“这不是灵心郡主的灵宠吗?怎么死在了这里?灵心郡主呢?”

“还不是大姐姐惹的祸!”二房的萧月儿萧星儿两姐妹连忙添油加醋的小声将事情说了一遍。

萧嘉儿吃惊的看向萧凉儿,随后娇花般的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太好了,姐姐不傻了,嘉儿就知道,姐姐的脑袋一定会好的!嘉儿这几天吃斋念佛,就是盼着姐姐能够恢复正常,嘉儿太高兴了!”

说着说着,她还抹起了眼角的泪花。

萧凉儿看着她,说哭就哭,梨花带雨,是个狠人。

“姐姐你放心,灵心郡主的大将军府那边,嘉儿会让爹娘派人去解释清楚赔礼道歉的,嘉儿知道姐姐一定不是故意的!”

萧嘉儿拉起她的手,语气安抚,眼神真诚无比,像是真的喜欢她这个十年素未谋面的亲生姐姐。

萧凉儿把手抽了回来,手指动了动:

“那真是多谢妹妹了,不过赔礼道歉就不用了,灵心郡主错在先,该她来给我赔礼道歉还差不多。既然要开席了,那我就先去换身衣裳,再去重新郑重见见爹娘和祖母。”

她故意加重了“郑重”二字,她倒要看看,狠心把原主丢在小荒村十年不闻不问的人,对她这个亲生女儿到底是什么态度。


》》》【继续看:我脾气不太好】《《《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无需注册继续阅读体验更好

丑陋王妃炼器炼丹秘纹驯兽样样精通夜王夜夜宠,实际上容貌绝美!

请你为丑陋王妃炼器炼丹秘纹驯兽样样精通夜王夜夜宠,实际上容貌绝美!这篇文章点个赞吧(*^▽^*)

文章版权声明
  • 本网站名称:次元小屋
  • 本站永久网址:https://www.costhisfox.com
  • 本网站的文章部分内容可能来源于网络,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处理。
  • 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本站一律禁止以任何方式发布或转载任何违法的相关信息,访客发现请向站长举报
  •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本站,多多评论,让小站热闹起来!!Thanks♪(・ω・)ノ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